·400团之迷-中国军史研究-西陆网

400团之迷-中国军史研究-西陆网
来源:http://www.adt-nwa.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7-09-16 01:24

  134师原400团,其前身为晋察冀军区陆军中学军教股长张小冰一行3人带朝北卫戊区新兵80人45年9月到辽宁北票组建的67团,后编入22旅为67团,22旅和30旅合编为16旅时为67团,后16旅46团[红1团]调17旅改49团时又改46团,16旅编为8纵23师时为67团,改45军134师时为400团。1952年9月400团跟133师调46军。52年9日15日入朝作战。53年10月回国,53年10月6日400团与55军炮兵营合编为军炮兵营。400团番号撤消。55军炮兵营后扩编为55军炮兵161团。

  我的问题是400团随133师调往46军为何没被编入其它师。是一直在133师编成内作战,还是做为单位直接受军指挥,为何单独提前回国。46军55年10月才回国。而回国时只是个架子团[共有638人,其中班以上532人] 。可见其兵源都被补充到其它部队。但400团建制并未被编散。其中之迷有谁知道?敬请告之!

  ——16旅下面只有46、47、48三个团,48团的构成是原22旅65团和67团一部。

  1946年8月,16旅46团(红一团)划给17旅改为第49团。12月,热辽军区团改为第16旅46团,即后来的8纵23师67团、45军134师400团。

  这里,能否把原22旅67团与热辽军区团划等号?也就是说,在组建16旅时,67团的大部是不是改为了热辽军区团?

  加上热河地区地广人稀,养不起那么多兵。加上晋察冀军区领导人的复员政策。无奈之下将下属的6个旅缩编为4个野战旅,即5.13.14.16.旅而红一团当初虽编在30旅为70团,实际上一直跟着黄永胜热辽纵队部基本上是直属团。从未受过30旅的指挥。直到改为为46团时才归16旅指挥。而黄永胜将冀热辽团大部编入红一团,现今487团4.5连的前身就来自该团。而22旅跟30旅合编为16旅时其64团留在21分区为警备团。而当时30旅本身就有3个团,66,68,69团。66团跟68团合编为47团,22旅65团跟69团合编为48团。67团应该和70团当初一样虽编在16旅但实际上归军区直属。履行军区团的职责。至于是不是冀热辽团编剩下的部队合编无从考证。而由于16旅旅长张德发[外号;土地佬]跟当时46团团长吴瑞山叫劲。加之当时16旅3个团都是红军团,46团编入16旅不到几个月就被调往新组建的17旅为49团。这时67团才顶红一团的缺改为46团。

  我知道老兵同志没问我400团的前身,但我觉得您在叙述该团前身时有些问题,有必要提出讨论一下。

  1946年4月,热辽纵队缩编,所辖之22(64、65、67团)旅、30旅(66、68、69团)及原27旅70团合并为30旅。该旅原辖第66、68、69团,现辖第65、66、70团和骑兵团,各团组成为:

  1946年5月,第30旅改称冀热辽军区第1旅,各团番号不变,骑兵团划出,归冀热辽军区直属。

  1946年8月初,第1旅改称第16旅,下辖第46、47、48团,依次由原70团、66团、65团改称。

  从老兵同志的帖子看,22旅65团跟69团合编为48团,我查到的48团基础是原22旅65团和67团一部。在热辽纵队缩编时,关于67团的资料,有的只说一部编进了65团,而54集团军军史在叙述483团沿革时,称67团大部编入了65团。等到1946年8月底,46团调出,而热辽军区团又编了进来,成为新的46团,以后发展为400团。老兵同志的主帖中,则认为67团一直在16旅内,在下因此疑惑,所以讲其提出来以供讨论。

  另外,400团从134师单独调出参加抗美援朝一事,54军军史只说其调出,没有再说以后,而46军军史则只提接收了133师,压根没有400团的影子,看来很有,可以有多种假设,我再找找线索,争取把该团当时的情况搞清楚。

  当时一个骑兵团才4个连队,4百来人,69团是步兵团2800多人。大部编进骑兵团怎么编。所以最多是机关调出部队跟65团合编。而据67团长张晓冰回忆67团在这次合编中并未编散。后发展成为400团,而且由冀热辽军区的营扩编2个团,一个编进27旅为71团。另一个跟70团合编为46团。那笫3个团从何而来。我曾经说过对部队编传的沿革发展史只作为参考,不能做为。像162师史明明当年组建27旅丁盛只带过去一个管理员。到它那被写成带过去整个团部。而带过去4.5连二个连队,到它那差点变成整个2营。而其中一个连是红三团的三连它都不知道。只说这二个连由红一团侦察排扩编而来。试想一下可能吗?

  当事人的回忆文章要综合辨证地看,有时也是错误百出的。当其他佐证出现质疑时,原回忆就不能成为孤证。

  1946年5月的古山战役发生在热辽纵队整编之后,1993年出版的〈古山战役〉一书,对参战的30旅(军区1旅)各团的组成有详细的介绍。

  古山战役正是红一团进东北后的成名之作,三进三出古山车站打出了7.9.两个英勇连。要不是66团防守不严敌54师126团团长易惠不可能带残部突围。这跟当时负责指挥的旅长张德发很有关系。当年有个顺口溜,张德发土地佬,一手黑来一手黄,打起仗来自己闯。连林总都知道热河有个土地佬一打仗就扛挺机枪把指挥权交给自己跑前面乱干一通。打完仗捣鼓烟士黄金比谁都能干。他在红军年代就是四方面军的师长。以后官越当越小。最后职务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管理处付处长。至于韩枫的回忆肯定有误,至少他对65团及50团的编成就错的不少。如他说65团为基础补入67团一部所组成65团。实际上是65团从建平过来跟69团部分连队合编。67团46年4月13日至16日打下北票县城一直驻守在当地并未参加22旅和30旅的改编。6月被改编为冀热辽军区67团又称警卫团。10月才被编为16旅46团。而17旅50团是46年9月由21分区64团1.3营改编而成,到他那成了68团一营扩编而成。至一团改编成的27旅70团。从27旅成立那天起就被黄永胜带在身边,从未受过27旅指挥。否则就不会有丁盛带走4.5.二个连这回事了。后来由于供给关系问题才将70团编入30旅。但不受其指挥。所以张德发对这个吃它的穿它的。但又不受其指挥的70团非常恼火。有一次为了一点小事身高才1.6米的他跳起打了身高1.8米时任70团参谋长霍成忠两巴掌。气的70团团长吴瑞山提枪要跟他拼命。如果不是霍成忠拦着早就出大事了。

  张德发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将领,打仗勇猛,在战士面前没有架子,不拘小节,容易说过头话。张才千的回忆录《留守陇东》里对张多有记述。

  张才千任红12师师长时,张德发是36团团长,红12师改编为八军770团时,张才千是团长,张德发是3营营长。对于张德发土地老汉绰号的来历,张才千写到:

  张德发是我们师出名的滑稽角色,绰号土地老汉。他这绰号的来历,是有段故事的。他原来是个炊事员出身,后来又当了司务长。有次,连队在进行激烈战斗,他送了一担夹生饭去战地。战士们吃着埋怨他饭做得不好,他不服气。正好这时敌人手持卡宾枪冲锋了,张德起扁担便去参战。他边冲边叫:别看他们是洋家伙,敌不住我这土老汉的竹扁担!

  这次反击胜利了,张德发立了功,洋洋得意,以土老汉自居。加上,他的外貌黑不溜秋的,平时总那么副吊儿郎当像。一坐到那里,盘起双脚,两手搭在膝盖上,象尊土地。就这么传来传去,土地老汉或土地的绰号,便传开了。

  《留守陇东》里面也有个很值得探究的问题,即385旅的两个团要留下一个团在后方,开始定的是770团上前线团。任务转变的快,原本兴高采烈的770团一下子就郁闷无比。这个调换的原因,张才千并没有写出来。

  张德发1935年初就己是四方面军独一师师长了。他任4军师师长时张才千任4军司令部一科科长。改编成八军时张才千任团长他任营长,但很快就被调往718团任付团长。8团改为警一旅一团时任团长。延安警一团就是他带进东北的。抗战八年除了警备任务,就是搞生产。所以除了个人打仗勇猛之外,指挥能力及差。但生产经营很在行。就是这个原因才被免去23师长职务调承德警备区当司令。但他闹情绪拒不上任。一直呆在134师后方留守处。后四野南下,解放武汉照顾他任命他为湖北总队司令。他才带着夫人子女一个警卫排及134师后方留守处的全部物资共6辆大车。赶赴武汉上任。到任后他只将大部分物资。自己留了不少黄金。后调湖南总队任司令。在打大老虎运动中被打了出来。最后才降职到新疆生产兵团司令部管理处任付处长。他的小儿子张兵兵70年入伍在487团7连当兵。狼牙山后代在其论坛里写的吊儿啷当的付班长。却以付班长身份训炼全连12名班长的就是他。

  一个是老400团,一个是新400团,由原131师391团调归134师建制改称。

  老400团在朝鲜的表现,资料非常有限,有的老战士写回忆文章,称为400团高炮营,担负高炮防空任务。有的称从400团编入志愿军29师87团,参加了上甘岭战役。

  老400团最后被编为炮兵十分可惜。55军当时只有一个45年前成团的部队就是红一团。象编进215师的河南.湖北军区的部队有58军几个师和二野2纵5旅的老部队,但大多是以连的建制调入的。而144师.145师的团队大多是46年以后才组建的。只有219师655团是以原215和219师选调18岁至21岁出身贫雇农,政冶面目最少是共青团员的士兵。干部从四野各部队抽调所组建。后又将其2营跟由145师433团改成的656团2营对调。要在55军找起义部队的影子只有这个团了。而这个团后发展成为广东8支队,其2营又扩编为广东特警4支队。当初就应该将400团跟它对调。真不知总部是怎么考虑的!

  这个师是货真价实的起义部队,55军成立时,该师的643团和644团是原来3个团合编而成的,而645团是145师的一个团。

  你错了,我提到过215师的编成,只是你设仔细看帖,215师只沿用其番号,原部队大都调去荆江分洪,并将成分好的兵员编入655团。其643团由湖北军区负责抽部队组建,644团由河南军区负责组建,645团由145师434团改编而成。所以除番号是原来的,部队和兵员没有一个是原来。绝对是假起义部队。其643团的部队主要来源于以2野2纵5旅改编的湖北独2师。644团的部队主要来源于桐柏28旅等部队组成的58军,173。174,师。由于只是抽凋建制连队,所以不为人所知。你说的这些大概又是从55军大记事里看来的吧。它写的那些是给陈明仁看的。不幸被你借用。呵呵。

  如果换血只是您强调的从湖北军区和河南军区抽调建制连队补充到各团,而非从上到下整建制重新组建,仍可认为这时的215师与原起义部队有着密切关联。

  有着什么样的密切联系?215师本身就是部队番号。原起义部队被抽光,补入都是2野老部队,如643团1营3个连就是原5旅14团1营的连队。其营长何福田在5旅可常能打的模范营长,到55军先任643团团长,后任215师参谋长.师长.55军付军长,当初成立5旅第一任寇庆延还是通过他才找到一点5旅的老部队。而寇老今年差不多100岁了,还记得这件事。就凭你一句货真价实的起义部队,就能将这些部队的光荣历史给否了吗?

  如果按老兵同志讲的,在55军成立之前,21兵团(48军军部扩编组成兵团部)的215师已经是全新的部队,那么219师是不是也是这样?

  215师除一个付师长程元[程潜的儿子]是原建制的人,其师部。和643团644团都是由四野抽调干部和部队重新组建。那么师长张镜白算什么?

  老兵同志讲的四野从湖北军区和河南军区抽调人员补充21兵团,应该是在1950年9月。此前1949年8月,参加起义的陈明仁1兵团和程潜的地方保安部队共有7万余人,同年11月改编为解放军21兵团时,尚有36000余人。

  1950年9月21兵团整编,此时该兵团保留25000余人。其两个军6个师合并为两个军4个师,即52军216师撤消,人员补充给214师和215师;53军218师撤消,人员补充给217师和219师。同时从12兵团、湖北军区、河南军区等单位抽调干部战士18000余人(含12个整建制连队)补入21兵团,这时21兵团有43000余人,原起义人员占60%。1950年11月,21兵团赴桂参加剿匪,战绩很大。

  1951年11月,52军军部和53军军部撤消,214、215、217、219师归兵团直接指挥。

  1952年2月,21兵团214师和217师(两师18000余人)调出,分别改为铁工程第9师和水利工程第3师,3月,21兵团机关和直属队改为荆江分洪工程指挥部。4月以第48军军部、直属队及所属的第144师与第49军145师和原21兵团部分直属队及所属的第215师、219师合编,组建新的第21兵团,第48军军部改组为新21兵团部。11月,新21兵团改为第55军。

  从以上发展看,我认为,215师原起义部队被抽光,补入都是2野老部队的说法值得商榷。

  你可能不知道当时从成立新21兵团到55军所有文件都是分二份的,一份给陈明仁,一份给军党委。55军大记事关于21兵团整编情况抄的是给陈明仁那份。而不幸的是又被你借用来说事。52年4月整编215师时师长确实是张镜白,他当时长期在长沙学习兼休假,至于为什么我想你应该清楚。而部队在广西。主要负责人是第一付师长干振河,江腾蛟。而且只有215师有笫一付师长,52年11月改成55军时已由周德礼代师长。到这时215师己没有原215师建制的部队了。55军不但在215师编进了湖北。河南军区原2野的部队还调进了不少原2野的干部如原5旅部主任訾修林。原桐柏28旅付李福尧。湖北军区的张国传[45年11月已是2野16旅]。这些还是军一级的。师团一级的就更多了。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他们对调入的河南,湖北的这些部队情况比较熟习而便于掌握。

  关干215师的编成情况由于的原因一直未公开。我写这些只是还原部分历史真像。何来对自己军开火。而对55军开火的正是你。什么叫货真价实的起义部队?什么叫跟起义部队有必然的联系?你给解释解释。

  至于新219师是不是新组建的部队。,从某种意义上讲当然是,因为他是由145师所改编,其中655团更是以原215.219师成分好的兵员重新组建。我前面己写的很清楚,可见你看帖有多不仔细。

  同一个事情,比如部队整编,还要搞出两份材料。自己是兵团司令员、军长,却对部队真实的整编情况,感觉说不通啊。换了谁,心里都会有难言的苦衷。

  21兵团改为55军后,部队建设、日常训练及海防战备,长搞的都非常好,特别是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更是提高。但他也有自己的不遂心,因为不是,军党委会议参加不了,的阅读不了,虽然大家对他很尊重,可总觉得自己是有职或无职。1957年在曾召开一次工作座谈会,长就直言不讳地把这个意见提了出来。这样的现象不只一个55军,类似的还有50军和69军,因为这三个军很特别,所属部队有起义部队成分,军长都曾是原的高级将领,现在又都是解放军的高级将领。

  总政对此很重视,召开了这三个军的委员参加的座谈会。55军王写了一篇报告,最后呈到那,就如何认真解决党外军人的问题进行请示。的意见是,党委集体领导下的分工负责制度,不切合起义部队。起义军官如非,既享受不了的义务,又怎能体现出集中制的优越性?故须成立军员会,以起义将领为主任委员,方能调动他们的积极性。

  意见传达到55军后,长不同意设立这样的机构,他宁愿列席军党委会。以后55军再召开党委会,都尽量让长参加,有关重要文件,也都及时让他阅读,做到了真正的尊重,更好地发挥了长的特长和作用。

  你讲的这情况都是57年以后的事了,52年4月份改编新21兵团时离陈明仁起义2年多一点的时间。不要说55军就是军委总部也未必信的过他。55军也是执行的才这样做的。如果将部队整编的详细情况告诉他。那才叫说不通。因为当他看到带过来的部队从一个兵团变成一个团,他心里的痛苦及不被信任感是不是比你说的那些更重。

  而这样的做法更能体现工作的艺术。即保全了陈明仁的面子,部队又得到了。这种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文件也不全是2份。该给他看的还是给他看。他也是从文件次序号上发现问题才有了你所讲的那些事。后王振乾凡给长的文件一定要按次序重编。事情才算平息下来。

  52年的改编原编入21兵团的12个老连队全编入215师。而且又从河南,湖北的军分区团调入9个连加强补充进643.644团。所以215师从新21兵团起己没原建制的连队了。其兵种连和直属队都是52年后新组建的。而原215师起义留用的军官大都编入144师,及219师656,657和该师的645团老部队里担任付职。到55年授衔时基本处理完了。

  陈明仁上将最后用其个人的魅力嬴得了55军广大指战员的尊重。其坐如钟,站如松的标准军人形象到今天还给55军老人留下深刻映象。而且做为老军人他对部队的传统非常重视。他下部队最多的是144师,特别是红一团。在湛江他提倡的植树造林及修建青年运河中他始终跟着红一团。并跟战士们一起劳动。红一团大的纪念活动他都亲自参加。可见他对这支编入他部队的红军团有多重视。他夫人当时在湛江人民医院当院长。50年代55军出生的小孩大多由其亲手接生。所以不要说干部战士就连家属小孩对他夫妇俩感情都很深。

  是从长沙起义部队改编为解放军21兵团时的215师写起,还是从后面整编将该师偷梁换柱大换血开始记述?按前者,215师可追溯至232师,更早的可沿至杨虎城将军的17军之一部。

  在跟老兵同志交流之前,我一直以为55军成立时,保留了3个团含有起义部队成分。后来215师调走后,55军只有一个团含起义部队成分了。老兵同志的解释,让我了解了不少实情,谢谢。

  1979年对越作战,55军战绩辉煌。班师凯旋,广西区的一个领导对白副军长说:没想到你们这个陈明仁带过来的老部队,还真能打呀。白副军长闻之脸色大变:不知道历史就不要!当那位领导明白自己失言以后,赶紧道歉:孤陋寡闻,孤陋寡闻。

  的确,即使按我之前的理解,1979年时的55军也绝不能说是起义部队了,军部是老48军的,163师(144师)、164师(219师)都是四野老部队,165师又是60年代末期才组建的新师,从哪一条都与起义部队基本没瓜葛了。那位地方领导的在于,55军的老军长陈明仁是起义的高级将领,那么其麾下的部队也就是起义部队了。

  我曾经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新中国建设,留过血,留过汗,也给自已留下了伤残,60余年了,战死的战友啊,天堂上也应快相聚了,到老了,2008.5月汶川地震,我的一点积蓄12000.00多元也捐赠了,相见战友时我可问心无愧了啊。

  的战友啊,我病卧在床,静时想起你们,我有些孤单啊,都60余年了,还是一想到就心痛,领导啊,我迟早要见我战死的战友。如果战友说起,抗日战争胜利了,解放战争胜利了,抗美援朝战争胜利了,中国富有强大了,你老了,国家有关部门,有关领导,可对你可有照顾吗? 我能说没有吗,我能说到现在从没有报销过一分钱医药费吗?(多次入住医院)我能说国家和人民忘记了我们吗?......不能啊,54军可是军委的王牌军啊,军长丁盛,部队的前身是第四野战军第44军和45军。44军是前东野7纵,赫赫有名的邓华纵队45军以丁盛一个师顶住了白崇禧5个师,硬是把小诸葛崩掉了牙齿。强将手下能有弱兵吗 ,领导啊,我不能说国家和人民忘记了我们啊;我可不能让我的战友们失望啊......

  1945.03-1949.11 宝圩抗曰宣传队队长,粤桂边区纵队三连联系员(游击队员)连长黄家谋,,梁弈艺,化北区长黄克林,

  1949.11-1950.01 宝圩参加维持治安和宣传党政策工作(民兵)

  1983.09 (因抗美援朝时航空震穿耳膜而提前退休) 1953,07在佳谷里震穿耳膜

  1983.09 -1988.12 批准退休后还在宝圩粮管所工作了5年(退休金46,5元每月)